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燃点网 > 医疗 > 正文

共享生活红与黑:“不是所有形态都可以做共享”

时间:2017-07-16 20:11:00 来源:第一财经APP 阅读量:

现在,你可以穿着共享租借的衣服,背着共享包包,骑着共享单车或驾驶共享汽车去上班,而上班地点可能是一个共享的创业空间,晚上回到共享短租的房子里,借着共享厨房做一顿饭。如果需要充电或遇到突然下雨,你还可以租借共享充电宝或共享雨伞。

这些并不是梦境,所有上述共享生意都有实际运营的业者。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涉足这样的共享消费,一批批的企业创办共享经济公司,一波波的资本也涌入共享市场,然而陆陆续续有一批先驱者已然倒下。

究竟有多少生活方式可以共享?哪些有运作和投资价值,而哪些根本难以维系呢?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大量调研和采访了企业、投资人、专家和消费者,从多个消费产业来阐释各种不同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以及难以规避的痛点。

各种共享生意

大家一说到共享经济,首先想到的是共享单车或汽车,这是比较耳熟能详的,而除此之外,其实如今还有更多贴近日常生活的共享。

共享衣橱和包包就是一种。

创业之前的徐百姿在投行工作。几年前,她在工作中开始逐渐接触到一些新兴的创业公司,其中不少就是属于“共享经济”范畴。鉴于这一行业最先由海外兴起,所以她会做大量的外国行业公司的分析和调查。徐百姿发现,不同于房屋、汽车等领域,服装租赁业务当时在国内还是“空白”。2014年底,徐百姿回到上海创立了女神派。“国外的服饰租赁公司即使在当时也已经发展了五六年,已经很成熟,且出现了巨头。”在徐百姿看来,在人口众多的中国,这一需求存在且潜力巨大,女生们的衣橱永远缺一件衣服。

创业初期时逢毕业季,徐百姿和她的团队接到一单是某校的毕业典礼。女生们需要租借礼服参加宴会。一开始,女神派的定位是宴会、婚礼、派对等礼服的租赁。

而另一家哆啦衣梦相对于女神派定位则更为“亲民”,该平台基本以日常服饰租赁为主,定位偏中低端。这是因为,其创始人梁亮在创业时就考虑到国内礼服租赁的市场还比较小,所以成立初期就决定从日常女装共享这个行业去创业。

和共享衣橱类似,在线共享包包“抖包包”上架的包包有百余款,包括爱马仕、香奈儿等一线大牌。一款专柜价32000元的香奈儿羊皮单肩包租金为1878元/月,而售价37677元的迪奥手提袋租金为938元/月。这是为了满足还达不到购买高价包包能力的女性在出席一些特定场合的配饰需要。

相比较服饰,共享住宿则是较为成熟的产业,比如小猪短租、蚂蚁短租、途家以及一些分时度假品牌等。

“根据不完全市场统计,目前中国有数千万套房源是闲置的,我们完全可以拿来放在短租平台上做共享住宿,尤其是旅游业升温,住宿需求加大,非标准化住宿崛起。如今实际投入到市场作为短租的房源可能只有几百万套,未来发展空间巨大。”途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途家最近开始将创新业务延伸到全域旅游,拟在三亚市开展平台运营、住宿、旅游、金融、建设装配式建筑材料生产线、特色产品电商以及与之相关的整体供应链条与主营周边等业务。

共享住宿还延伸出另一些相关共享产业,比如公寓内的共享办公空间、共享厨房等。

颇有意思的是还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共享小生意,比如共享雨伞和共享充电宝。

曾任优步上海的总经理兼全国市场总监的蔡光渊一手创办了怪兽充电,其产品属于桌牌式样,布设在B端商家店内,如今其正在广泛布局消费端。

不同模式

租金应该是共享经济最基本的一种商业模式。

徐百姿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她在纽约读大学时曾做过代购,基于此熟识不少进货的渠道。所以,创业初期的衣物基本都是清一色的美国货,诸如DVF、Michael Kors、BCBG、DKNY、KATE SPADE等一些轻奢、设计师品牌,这些动辄小几千的服饰(其中多为连衣裙)人们仅需花上5%~10%的价格就可以租回家。

“我们的衣服都是买断。”据徐百姿透露,平台最初的会员来自当时的一些公司、团体合作,对方需要举办年会、典礼,而女神派则向需要租用礼服的客户提供服务。“那些过来租过衣服的女生不少后来都成了我们的会员。”

这种服饰租赁平台的消费模式并不难理解,其原理就是网站用户只需每月支付几百元。就能穿上平时也许并不舍得买的衣裙。而如果你喜欢的话,你也可以将这些衣物留下,购买的价格通常为原价的3~5折。有意思的是,发展两年多后,公司的客户与徐百姿当初预想的不太一样。“人们也许会想当然以为只有高档服饰才需要租,其实不然。”徐百姿表示,目前平台上的数万名会员中仅10%的业务是礼服租赁,而剩余的皆为日常服饰。

这样的趋势发展也多少让毕业已经十多年的徐百姿有些意外,但她很快意识到这是如今新一代消费者的生活习惯——这些年轻的人喜欢拍照晒朋友圈,爱美,愿意分享,想要穿好看的衣服。但从实际层面来说,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女孩子要想每天都穿不同的衣服,那么一个月在着装上的费用不菲,所以共享租衣对她们来说更加经济实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的国内市场上的服装租赁平台多划分为两类:即包月模式租衣平台以及垂直领域场景类租衣平台。而运营方则是通过月费、年费以及礼服的租用费来获得盈利。所以如果能够将服饰的使用寿命延长,也就是说多租用几次,运营者的获利自然增多。服饰租赁的优势是,会员在支付了月费(年费)后就可以享受各种款式的衣物,且不用考虑后续清洗和处理,只需在使用完之后将服饰快递回相关的平台即可(无需承担快递费用和清洗费用)。此外,在经济上,相对于购买,租衣确实便宜不少。

梁亮认为,与传统服装租赁门店比较,共享模式的优势主要体现在“无地域限制、可随时随地挑选租赁、服装类型更加全面、租赁费用更加实惠”这四点。

共享住宿也是同理。

“说到分时度假或短租市场,我觉得这类有两个概念,第一个是分享经济,这是不拥有产权的,第二个是共享经济,即一方是拥有产权的,比如我们途家的管家服务就是前者,这是提供服务而不是因为产权而收取租金;而租赁短租公寓、民宿等则收取房费即租金。”罗军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另一种共享产业赚钱途径则是广告平台模式。不少共享产业其主体租金很低,基本难以依靠租金维持盈利,那么其就要将自身打造成一个其他盈利模式的平台。

共享充电宝就是其中之一。“充电一个小时,我们只收取1元,因此不可能靠这1元盈利。我们现在大量把充电机器的终端铺设到更多线下网点,为的就是做大到一定规模后,将我们的共享充电平台变为一个广告平台,可以大致理解为是一个小型的分众传媒,广告收益将会是我们真正的盈利模式。”怪兽充电资深公关经理吕修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当然,通过金融方式获利也是一种。“大家都知道共享单车的租金也非常低,有5角的或1元的,但其需要使用者支付押金,因此共享单车会有一笔很高的沉淀资金,此外,共享单车近期融资异常凶猛,继摩拜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后不久,ofo于7月6日宣布融资7亿美元。一旦可以让投资人看到价值,则金融方式也会成为共享产业的一大资金支持。”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陈科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分析。

女神派声称已于2016年底完成由北极光创投领投,经纬中国、上轮投资方华创资本和多位国际时尚品牌投资人跟投的1800万美元A轮融资。随后,多啦衣梦也获得了上市女装公司拉夏贝尔不到千万元小额投资,而一年前,多啦衣梦已完成4800万A 轮融资,当时并未透露具体投资方。位于北京的衣二三也曾获得由IDG资本领投的A+轮千万美元投资。怪兽充电已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顺为资本、小米科技、紫米科技、清流资本、高瓴联合投资。

在陈科看来,还有一种隐性的商业模式蕴含在共享经济中,那就是大数据——通过消费者的共享使用,其实可以直接获得大数据,而在这些大数据中绝对能够可持续获得商业价值和收益。

“比如你住宿时的信息、你在共享骑车时的一些定位、你共享商场WiFi时的手机号码或相关消费信息,以及你在共享租赁服饰包包时的信息都是大数据,这些大数据可以帮助企业获得客户的画像,从而精准营销。而且你的消费习惯、水平、偏好甚至消费路径都可以被定位的话,那么这对企业定制开发针对性的高毛利产品非常有帮助,共享经济等于同时收集了大量调研样本,并以此获得信息来持续性开发高毛利产品。”陈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诸多挑战

这样看起来共享经济似乎很美好,然而现实有时总比理想要骨感一些。

“首先肯定是成本问题,我们看到共享单车、办公空间、奢侈品等领域的购入和维护成本是很高的,因此如果要开发共享经济,一定要选对品类,有些低价值低租金价格的品类其实很难盈利,除非其可以找到其他获利点,比如假设你可以把共享充电宝真的变成好像分众传媒那样的广告平台倒也未尝不可。就怕其他获利渠道没有打通,依旧依靠租金赚钱的共享产业模式难以负荷运维成本。我们看到共享雨伞刚刚推出就几乎都损耗了,这说明这种品类不适合做共享模式。”陈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魔方、V领地、青客、水滴、贝客、友社等公寓业者后了解到,共享生活空间、厨房等需要投入高额成本,虽然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强租户的社交性,但如果配套过多这样的共享设备则直接影响业者的利润。

除了成本,某些品类的共享经济还有其特殊问题,比如对于服饰租赁平台而言,大多数消费者的传统观念认为,毕竟衣物贴身,用户对于“二手租衣”卫生状况会较为在意。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诸如女神派、哆啦衣梦目前是通过自建洗衣系统,也有将业务外包的,比如衣二三。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自建还是外包,如果出租的服饰一旦让用户在卫生上体验感不好,那么客户的流失就不可避免。

而且如何满足越来越挑剔的顾客要求也是挑战。服饰上新速度要快,在快时尚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服饰品牌加快上新速度,推动流行更新率。女神派称,目前每日上新在50款左右,而哆啦衣梦的上新频次则是一周上新100~200 款。记者在采访中也注意到,这些平台开始越来越多需要国内的设计师、小众品牌的合作,以寻求服饰的新鲜感。换而言之,通过高频次更新能够不断吸引客户留在平台上,获得更多的新用户。此外,库存难把握,即如何在控制库存成本以及满足客户需求间找到平衡也是这些租衣平台需要在后续发展壮大中解决的问题。

有公开资料显示,国内的共享衣橱平台基本都在2015年成立,到现在那些实力不足的小平台大多数已经倒闭。从目前看来,如今通过资本寒冬存活下来的这几家服饰租赁平台总体规模并不大,并且也并未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一家独揽的情况在短时间内似乎也很难出现。真格基金刘元此前表示,这个市场,用户其实还较为小众,用户群体还没有被真正挖掘出来,僧多粥少,困难可想而知,这个市场还可能有很多试错。

此外还有本土化问题。

“中国短租市场起源于‘过渡性需求’,比如求医、求学,以低价格的合租房为主。而从2014年、2015年起随着传统跟团游向休闲度假游的转变,短租才真正成为区别于酒店标准住宿的旅游住宿新形式。也是这两年,共享经济,尤其是以滴滴、Uber为代表的出行共享理念被中国消费者所广泛接受,并且2015年Airbnb进驻中国,与Airbnb模式相近的国内短租也赶上了‘共享经济’的大潮。国外的房子以别墅为主,房东与房客住在一起,不同楼层影响不大,但国内短租房大多以两居、三居为主,陌生人住在一起既不方便,体验也不好。此外,国外的信用机制比国内要完善许多,这些都是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差异。因此共享住宿不能照搬海外模式,一定要本土化操作。比如,同样是住到别人家里,蚂蚁短租的房客与房东是不住在一起的,因为这更符合中国消费者习惯。”蚂蚁短租CEO申志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值得注意的还有政策风险。共享住宿产业,尤其是非标准化的民宿,目前该领域在证照手续和住客登记、管理等方面的规范化并不十分明确,一旦发生意外或者纠纷很难处理,也会给民宿经营者带来麻烦,甚至被迫关停。

“一个新型行业或模式的发展应该会有导入期、成长期、鼎盛期和衰退期等,现在人们对物质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同时也的确有闲置资源,因此共享经济是有机会的,可是很多问题和挑战都存在,不是所有形态都可以做共享。而且消费者也还在培育过程中,目前只能算是导入期,共享经济还在路上。”罗军认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