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燃点网 > 文教 > 正文

猫眼微影再传合并在线票务市场收割战打响

时间:2017-07-15 10:07:01 来源:中国经营报 阅读量:

猫眼和微影合并传言不断,在线票务市场主体“三变二”或将成为必然。

近日,有消息称,猫眼和微影正在谈判合并,且猫眼在合并案中将占据更大的股份比例,具体消息将于近日对外公布。据悉,微影时代CEO林宁明确否认了这一消息,其表示猫眼只是个票务公司,微影是覆盖电影、演出、体育的泛娱乐平台,两家没有“合并”的可能。

实际上在去年,就不断有猫眼和微影的合并传闻。易观国际分析师董敏娜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猫眼、微影、淘票票作为3家主流在线票务平台,未来三进二是必然的过程,如果这次合并不成功的话,以后还会有类似的事件。”

对上述合并传言,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双方都亏得厉害,整合起来财务止血,是不错的方式。”截止到发稿,猫眼和微影并未就此事对本报记者的采访进行回复。

市场格局并未完全确立

比达咨询最新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线电影票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猫眼、微影、淘票票、百度糯米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22.96%、19.77%、15.79%、8.51%。此外,线下柜台售票占比18%,院线线上购票平台占比6.65%。

对比上一年的数据不难发现,除了猫眼、百度糯米以及线下柜台售票市场份额下滑幅度较大之外,猫眼、微影、淘票票“三足鼎立”之势已经显现。

不过,根据第三方数据公司Quest 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Q2夏季报告数据,尽管猫眼在6月份的月度活跃用户方面仍处于领跑位置,但同比下降幅度超过50%;与此同时,淘票票日活跃用户量超过猫眼位居行业第一。业内人士认为,这些变化某种程度上说明猫眼行业老大的位子坐得并不牢靠。

业内认为,猫眼与微影的合并背后推手是双方共同投资者腾讯。作为美团点评第一大股东的腾讯,在猫眼从美团点评分拆时获得猫眼部分股份。而2014年5月成立的微影,从天使轮到C+轮,几乎每半年一轮的融资,腾讯都没有缺席,目前腾讯持有微影15.79%的股份,是其最大机构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光线传媒及光线控股去年5月拿下猫眼57.4%的股权,美团持有猫眼32.6%的股份。微影获得微信和QQ流量的大力支持。淘票票被认为是不差钱的阿里系的“亲儿子”。前两者之所以不断传出合并,业内认为也是基于猫眼和微影要联合对付发展迅速的淘票票。

2014年底上线的淘票票借鉴了猫眼、微影低价团购方式,成功杀入电影票务市场,今年3月,阿里完成对以演唱会票务起家的大麦网的全资收购,淘票票业务范畴由电影扩展到演出。微影旗下品牌娱票儿也已经布局除电影票之外的演出和体育票务市场。

如果合并案成行的话,最显而易见的是市场份额的变化。不过,林宁6月27日在微影的战略发布会上公布了微影以IP为核心的“三多”升级战略,与爱奇艺、豆瓣等达成战略合作,全面深化微影的泛娱乐生态共荣体系。“林宁否认与猫眼合并传言,说明微影是渴望独立发展的。这个时候合并对于微影自身独立不是太好,因为猫眼背后有光线的加持,合并凸显不出微影的优势。”董敏娜表示。

如今,传闻再起。若是猫眼和微影合并,在线票务平台的竞争,最终或归结为腾讯和阿里之间资本的竞争。董敏娜认为,“若双方不合并的话,按照既有的态势发展,猫眼、微影、淘票票三者从市场份额来看相差不大,现在的市场格局并未完全确立。百度则由于整体战略方向转向人工智能,百度糯米只是想保留现有业务。”

盈利模式待探索

在去年5月,猫眼完成独立拆分运营,该交易完成后猫眼整体估值约为83.33亿元。而微影去年4月完成C+轮融资后,估值为136亿元,不过,至今一年多的时间,微影并没有获得新一轮的融资。

鉴于前两年的票补大战,以及保底发行等方面的亏损和市场投入等,在线票务平台亏损严重,日子并不好过。拿微影来说,去年10亿元保底发行的《铁道飞虎》,以不到7亿元的票房惨淡收场,同样保底发行票房未达到预期的还有另外两部影片《致青春2》和《盗墓笔记》。

猫眼的日子也不好过。2016年底光线财报显示,猫眼亏损达5.11亿元。今年5月,光线董事长王长田披露,猫眼2017年一季度平均月利润超过5000万元,并宣布猫眼计划独立上市,打消了合并传闻。但“之前亏的那些还没处找补”,葛甲说。

葛甲表示:“猫眼和微影过去几年财务失血过多,合并的话市场渠道趋于集中,肯定能有效降低财务成本,提升利润率,因为两方独立去做的话,肯定还是会有大量的补贴存在。”

此外,淘票票的巨额投入也导致阿里影业出现大额亏损,根据阿里影业公布的2016年全年业绩,2016年阿里影业营收达到9.05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243%,但因淘票票业务的推广支出影响公司亏损9.59亿元。

从今年Q1开始,淘票票补贴力度最大。近日,阿里巴巴影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俞永福表示,阿里影业一个较大的优势是账面资金仍有百亿规模,因此还将继续加大对淘票票的投入,并且是暂时没有上限。

有了阿里这么一个“富爸爸”,“如果淘票票通过票补吸引用户,这条路若行得通,淘票票很有可能问鼎行业第一。”董敏娜说道。

作为一种影片普通的宣发手段,票补如果过多,对市场造成的伤害蛮大的,但少了又不能帮助片方、票务平台去刺激用户到你的平台上观影,所以票务平台选择补贴需要很好地拿捏那个度。

行业发展之初,大家都是通过烧钱来圈用户,其中票补是非常重要的一种方式,现在已经过了烧钱的阶段。董敏娜认为,在不以票补为主要竞争手段的情况下,竞争的重点在于除了提供票务服务之外,还能给用户提供什么。“这时候服务对象不仅仅是用户,如果能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也可以去圈更多用户。”

实际上。票务平台经过这几年数据的积累,掌握了大量用户数据,其中不仅包括用户观影行为数据,还包括观影内容数据、用户属性数据。通过这些大数据可以帮助影院智慧排片、智慧营销,帮助影院售票,在线上购票平台添加影院卖品,帮助影院做提升其经营利润的事情。

目前,主要票务平台都在完善上下游产业链,参与影片制作与发行、衍生品等业务。从盈利模式来看,在线票务平台目前主要有两块收入:一是票务服务费,二是参与影片的联合发行、联合出品,或者主控影片发行进行票房分账。除此之外,“还有广告收入。对于糯米来说,由于百度发力方向转变,糯米对于百度的意义在于有这块业务,所以糯米主要是去做好广告业务,跟其他家会有一些不一样。”董敏娜说道。




返回首页